忍者ブログ

恋愛アドバイス

只是想有一天,發現自己是對的
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コメント

ただいまコメントを受けつけておりません。

只是想有一天,發現自己是對的

炎熱的夏季,將心緒一點一絲的烘乾,然後沉澱於時光的長河中慢慢腐爛。我是善於等待的人,我承認,並且將一切歸過於宿命,並且還給這善於取了一個冠冕堂皇的名字:執著。但這種善於絕非天性,而是後天鍛煉出來的,這一點值得解釋。 Temperate staff China
  
  等待其實是一個挺殘忍的詞語,因為它本身就是一種時間和心力的消耗。但是後者卻是最令人恐懼的,時間只會慢慢令人衰老,但是心力可以一瞬間蒼老。每個人也許都是堅強的,離開誰都可以活下去,只是生活還有沒有意義罷了。行屍走肉,也是一種生命的存在形式。
  
  有段時間,是不敢抬頭看天空的,一個人的天空,給人的感覺永遠都是落寞,就像看著呼嘯而過的列車上,靠在窗口看轉瞬即逝的風景的那雙眼睛,除了落寞, 還有恐懼。心是奇怪的,所以我常常有種刨開胸膛看看它是怎樣一種構造的衝動,也只能是衝動。之所以說心是奇怪的,是因為原本不相干的兩個人,直到相依為 命,一顆心決定著另一顆心的喜怒哀樂,最後有一天一個人忽然不再了,除了悲傷和落寞,隨之而來的是更巨大地恐懼感。 Driver Association
  
  有時候,我忽然渴望自己消失於這個人海。永遠只看陌生的面孔,落寞自己的落寞,不干擾任何人。我可以在陌生的地方過一天十塊錢拮据的粗茶淡飯,也可以過一擲千金的花天酒地,可以一個人難過,一個人自生自滅,然而我知道這是不可能的,我沒那樣大的勇氣。
  
  想到這裏,我忽然想到劉易陽的一句話;我想把我能做的都做完,即使我做的不夠好,但是我盡力了。對,即使我做的不夠好,但是我我盡力了,我有的,我全都給,沒有的,努力給,如果我真的沒什麼可以給的了,那就是一切的終點,因為我盡力了,真的盡力了。 Dream beauty pro
  
  心與心之間的距離是最遙遠的,就算只有簡簡單單的一百步,一顆心跋山涉水的走了九九步,另一顆心卻退一步,於是就算是一步之遙,也是永恆的距離,如此下去,一顆心遲早會在這跋山涉水的追逐中死亡,直至灰飛煙滅,這其實是一種很殘忍的事情。
  
  在這消失的舊時光裏,我望穿秋水,
PR

コメント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カテゴリー

P R